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而安

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

 
 
 
 
 

日志

 
 
关于我

爱夏天、爱水果、爱清新空气和水。喜欢太阳的温暖、爱微甜的甜食、爱清爽的音乐、简单和善耐心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大明宫词剧本一  

2008-05-04 11:11:17|  分类: 影视作品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集


  旁白:据你奶奶讲,我出生的时候,长安城阴雨连绵。一连数月的大雨将大明宫浸泡得仿佛失去了根基,甚至连人们的表情也因为多日未见阳光而日显苍凉伤感,按算命先生的理论,这一切主阴,预示着大唐企盼的将是一位公主的临世。

  1.后宫 白天 外景

  绵绵细雨周密而仔细地覆盖住这座精致皇家小院中的每一个角落,通往禁闭着房门的主厅的砖红通道两侧,两排卫士纵向一字排开,雨水沿着他们铁灰色的冰冷头盔亮晶晶地滑下。透过雨雾,檐下横向站着一队神色黯淡的侍从,瞪着空洞木然的眼睛懒懒地注视着眼前铺天盖地的雨雾。风悄悄地鼓动着他们轻盈的麻制盲服,于是,那瑟瑟抖动的宽大衣袖,就成为了此时死气沉沉的潮湿空气中惟一的一线自由。
  突然地,门被拉开,两侧的侍从像是遭到了惊吓,又诚惶诚恐地垂下了眼帘,武则天沉沉地吸了一口气,眯起双眼,望着阴郁的天空,她腹部高高隆起,两手沉重地扶住腰部。
  武则天:我要上朝!
  继而果断地走出房门。
  王伏胜:不能呦,您不能。我这就是跟您随便说说,其实没那么严重,哎哟,您慢点走…您可别急,没那么急,皇上正想办法呢。……皇后,您听我说,情况没那么严重,咱大唐百万雄师,文韬武略,还怕他小小的突厥不成,再说了,没准皇上使的是引蛇出洞的计策。等那不自量力的突厥再深入点儿,来他个一网打尽。……哎哟,皇上直跟我说,别跟您说宫里的事,说是怕刀光剑影的,伤了胎气。您看我这嘴,您这往宫里一去,这不等于告我欺君之罪吗?您就饶了我吧!
  王伏胜跑前跑后的,终于跪倒在大步流星的武则天面前,武则天身后是一长队惊慌的御医,带着各式各样的接生器具。
  武则天:你起来!
  王伏胜:臣不敢,除非您一刀砍了我!
  武则天:我问你,你的命重要,还是大唐的江山重要?
  王伏胜:当、当然是大唐的江山重要,我的命如草芥,如果斩我能够救大唐山河,我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可皇后您想想,您现在是两条命啊,万一有个好歹,我死十回也抵不了这份罪呀!请皇后三思!众御医(齐声)请皇后三思!此时,武则天背后已跪倒一片。

  2,大明宫勤政报 白天 内景

  裴行检:陛下,我已失房州等边防五郡,萧翩业将军也已殉国。目前边境人心惶惶,百姓传谣言说:朝廷已决意不再管他们,因此很多地方城门洞开,百姓自觉归顺突厥王。而突厥人嗜血成性,入城后即大开杀戒,劫掠一通后逃之夭夭,留下一地被鲜血染红的护城河水,惨不忍睹啊!我跟随先帝多年,与突厥的交战中从未遭此败绩。臣深知突厥人禀性,你追他跑,你稍有犹豫就会被反咬一日。行军打仗,靠的是一个"势"字,我大唐屯军百万、气壮山河,仅凭一个"势"字就已胜券在握,而臣实在想不出陛下的道理,再如此按兵不动,难道非要等到人家打到长安城下再出击吗?臣现有萧将军捐躯前著下的血书一封,请陛下过目!
  李治眉头紧锁,手中握着一枚铜钱神经质般地玩弄着,他看罢血书后,突然拍案而起。李治混蛋,欺人太甚!传我的令,一定要活拿可汗,我要让他亲眼看看他是在跟谁作对!让他明白大唐的圣土绝不可以如此横遭践踏!裴行检(跪下来,继而众臣皆跪)我愿请令出击,臣虽年逾古稀,但精气尚存,臣愿在此立生死状。(裴行俭咬破手指)如十天之内不奏凯歌,则以首级献上,臣身后是大唐如虹国威,身旁是大唐锦绣江河,身前是大唐无数的敢死壮士,臣以为,此次出征,成竹在胸,就请皇上赐旨吧!众附和请圣上踢旨。
  李治注视着眼下匍匐的众臣,先是激动,继而又显得有些心事重重,他缓慢而艰难地说:皇后怀孕几个月了?

  3.通往大殿的甬道 白天 外景

  武则天:御医,御医。
  御医:臣在。
  武则天:我怀了几个月了?
  御医:到月头就十二个月了。
  武则天:人说十月怀胎,我为什么还生不下来?是你无能还是我无能?
  御医:这……不是您、我能控制得了的。
  武则天:那是谁的意思?老天爷?你是说,老天爷跟我作对?
  御医:……臣不敢!
  武则天:那是怎么回事,整个御医房都是像你一样的草包吗?
  御医:古书上说,出此情况,不外乎两例:要么您怀的是大福大贵,要么……
  武则天:怀的是个妖孽?你听着,我赐你一旨,如生下来果真是个妖孽,你就一剪子结果了她的性命,毫不留情,懂吗?
  御医:臣遵旨!
  武则天:王伏胜,抬我进宫!
  一行人匆匆地穿行于后宫长长的走廊里,向被幽禁在茫茫雨雾中的勤政殿疾行……

  4.大明宫勤政殿 白天 内景

  传令官:皇后到!
  随着传令官的声音,皇后一行人急匆匆地穿过跪伏在地上的群臣,高高在上,背身而立的李治惊异地转过身。
  李治:皇后,你怎么来了?
  武则天从王伏胜背上下来,苍白的脸上浮出一丝灿烂的笑意。
  武则天:我听说皇上有难处,臣妾愿助一臂之力!
  李治:胡闹!你怀有身孕,怎么还这么毛毛躁躁?一旦着凉伤了胎气,你就不怕孩子有个好歹吗?再说,这是朝臣议事重地,无折是不可上殿的,你连这点规矩都不懂了吗?下去!
  武则天:臣妾恰恰是有一折相奏,而且恰恰是关于我腹中的婴儿。
  武则天微笑以对。
  李治:孩子出事了?御医,孩子怎么了?
  武则天:臣妾请圣上从速发兵,以缓边境燃眉之急!
  武则天说罢随即跪下,重臣皆惊异地侧脸望着武则天。
  李治:什么?不是你讲御医说孕期应避免战事,滋养胎气吗?
  不是你求我先不要发兵,尽量避讳血光之色吗?
  武则天:不错,臣妾是说过。但陛下可曾想到边关生灵涂炭,现在有多少怀孕的母亲正在遭受蛮人的蹂躏,有多少新生的婴儿正惨死在胡人的剑下?您可曾想到一旦突厥得势,长驱直入,李唐江山将会遭到怎样的创伤?陛下的英明又将会遭到怎样的伤害?而一旦我母女成为昏君之妻、庸君之女,那健康长寿又有何意义?你我又将如何面对祖宗的灵魂?国事为大,家事为小,忠孝不能两全,这是自古的真理。对皇室更不应例外,我腹中之子,与大唐基业相比,轻如鸿毛。我诚请陛下念我盼子之心,恕我一时疏忽国事之罪,也请各位忠烈栋梁原谅我一时的妇人心境,陛下,对于您给予我母女的深刻爱怜,我感激涕零,就请您在此赐予我母女一个机会,来报答您的恩情!十月怀胎,我这已是第十二个月了,如今孕期已过,就请陛下大胆发兵吧。我想您未来的女儿也一定会赞同您今天的英明决断!
  李治:媚娘,……说得好,媚娘!传旨:命安西都护裴行俭,为定襄道行军大总管,即刻发兵,讨伐突厥。另转告出征将士,你们不仅仅是为大唐山河而战,你们是在为大唐的皇后而战,为大唐未来的公主而战!我未降世的女儿等待着你们得胜还朝的歌声,出征吧!
  裴行检:(激动)谢皇上龙恩!不灭突厥誓不为人,皇后深明大义,臣代表出征众将士祝皇后及公主母女平安!请受老臣一拜!
  武则天疲惫地微笑,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李治。
  李治:谢谢你,媚娘!
  武则天终于体力不支,晕倒在大殿之上。

  5.武则天寝宫 白天 内景

  武则天梦境。
  武则天躺在卧榻上,突然被一种神秘的感应惊醒,她睁开眼,发现自己置身于大殿之中,一排排光柱诡秘地穿过大殿的窗子倾泻下来,将她置于光柱的中心。李治高高端坐在龙椅上,望着满案的奏折,轻抚双额。
  武则天:(跪伏)皇上,我要做您的皇后。
  李治:(惊讶地看着她)抬起头,你是谁?
  武则天:武则天,山西并州人氏,千里迢迢赶来做您的皇后。
  李治:皇后?我自己有皇后。
  武则天:您的皇后不称职,上苍让我来辅佐您。
  李治:(略显兴趣)那你说说,什么样的皇后才算称职,我的皇后又怎么不称职了?
  武则天:(站起来,意气昂扬)皇后的使命是管理繁杂纷乱的后宫,给皇帝以最清明的生活,使他远离妖媚淫荡的女人;远离倾轧的家庭纷争;远离随时都会出现的堕落的引诱。当皇帝暴怒的时候,皇后要帮他恢复理智;当皇帝怯懦的时候,要帮他恢复勇气;当皇帝意志消沉的时候,要时刻提醒他一个英君明主应尽的职责。一个皇后所做的一切都不是为了她自己,而是为了一个伟大帝国的事业;为了一个天赐皇族的万世荣光。造就另一个贤君明主,这是上苍赐予我的使命,只不过完成这使命会更艰难,更费周折,但只要能够完成它,不论做什么,我都在所不惜!
  武则天坚决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着……
  一个白衣女人突然出现在她身边,头发披散,戳指武则天。
  萧淑妃:(怒喝)皇上,她怎么能做皇后?她心如蛇蝎,连自己亲生女儿都会杀死,她怎么能做皇后?
  武则天:(转身,语气轻蔑)萧淑妃,你真是可恶,看来对你的处罚还是太轻了。我早知道要让你这个在皇上床头枕边天天进谗言的妖妇闭嘴,最好的办法就是割掉你的舌头。来人,把她给我拉下去,先掌嘴五十,再割掉舌头!
  声音在空旷的宫殿里回荡,没有人出现,武则天有些惶惑地环顾四周,继而有些失控。
  武则天:(大叫)来人,快来人!你们这些无用的奴才,都躲到什么地方去了?!
  萧淑妃:(诡异地轻声说)你不用白费力气了,看,我的舌头不是早就被你割了吗?
  她张开嘴,武则天看见里面黑洞洞的什么也没有,只见血缓缓地从萧淑妃的嘴角流下。
  另一个白衣女人出现,站在第一个女人身边。
  王皇后:媚娘,为了得到现在的地位,你害死了多少人?他们在冥冥之中会放过你吗?你有多少个夜晚是在恐惧和噩梦中度过的,只有你自己最清楚。你难道不想获得一个平静安稳的内心生活吗?你从现在积德行善还来得及。上天是会宽恕那些悔过的罪人的。
  萧淑妃:(空洞的嘴中发出混沌的声音,好像代表着冥冥之中一股神秘的力量在宣布一个不可告人的重大阴谋)武媚娘,你再能言善辩,再计划缜密,也掩藏不住亲手掐死自己尚在襁褓中的亲生女儿的事实,你为了嫁祸于我,于尽了灭绝人伦、丧尽天良的丑事。皇上,这样的人怎能当皇后呢?
  武则天:(有些神经质)住嘴!圣上,我从未杀死自己的女儿,我只不过为了给她一个更安稳的生活,推迟了她降生的时间,这皇上天的旨意,现在上天又把她还给我了,我永远爱她,要给她最幸福的生活。我怎么能杀死我最爱的人呢?
  李治疑惑地看着三个人。
  王皇后:你杀了,我看见你杀了,我看见你掐住她的脖子,看见了她涨紫的面孔。一度你也曾良心发现,如果你在那时候停止,以后所有的罪过都不会发生,然而野心使你疯狂,我看见她终于在你的双手间停止了挣扎,我听见你终于控制不住发出了一声惨叫,然后昏了过去。我知道为什么,因为恐惧、悔恨和良心在一起打击你的身体。没有人怀疑过你,你的悲痛欺骗了皇上,欺骗了我,欺骗了所有的人,甚至包括你自己。你这个疯狂的女人,你把这一切丧女的怨恨都集中在我们两个可怜的女人身上,对我们进行疯狂的报复,以平息自己的懊悔。
  武则天:(对着王皇后嚷叫)你胡说,你不可能看见!不可能知道!
  王皇后:我没看见,但神灵看见了,神灵永远明鉴,他永远会提醒你,是你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女儿!
  武则天:(用双手捂住耳朵大叫)圣上,我没有杀死我自己的女儿!我没有杀死她,我没有,我没有!
  武则天:(被噩梦惊醒,她嗫嚅着)我没有……我没有……
  最终,她睁开眼睛,环视着在周围肃立的表情呆滞的太监们,逐渐恢复了往日的端庄和威仪。她坐起身。
  武则天:我睡了多久?
  太监: 没多会儿。
  武则天:没多会儿是多会儿呀?睡个觉都不安生,我好像做了噩梦……
  太监: 噩梦伤身,您可得注意着点儿!
  武则天:这么说你知道我做了个噩梦,你听见什么啦?
  太监: 我什么也没听见!
  武则天:(板起面孔)说谎,什么没听见,怎么知道我做了个噩梦?
  太监: (把头俯得更低了)奴才不知,是皇后自己说的。
  武则天:没听见,那就是看见了,那更有意思了。
  太监: 奴才只看见皇后在床上辗转反侧…,
  武则天:这么说,你是真的什么也没听见?
  太监: 奴才是真的什么也没听见。
  武则天走到窗前,两个太监赶紧诚惶诚恐地走过来扶她。她看着窗外烟雨迷蒙的天空。
  武则天:(嘟囔)没听见,要你们的耳朵有什么用,都下去吧。
  望着太监们战战兢兢离去的背影,武则天表情若有所思。
  武则天:慢着……
  众太监一起打了个寒战,转过身。
  武则天:你们这群人还是阳气太重,呆头呆脑的站在那儿伤我的胎气,今几个就都走吧,全当放假,从今儿起,后宫只留女官,我身边,不需要男人伺候!

  6.后宫长廊 白天 外景

  两侧的走廊上各自行进着一个奇异的队伍。一侧是老少混杂,高矮不一的太监们,另一侧是服饰艳丽,悄然无声的宫女,他们时不时互相遥望,太监们悄悄地开着不咸不淡的玩笑。

  7.后宫长廊 白天 外景

  李治面色疑惑地望着眼前默默行进着的队伍。他的目光久久停留在宫女队伍中一位面目清秀,然而大腹便便的宫女身上。
  李治:春!
  春: 奴婢叩见圣上!
  李治:起来吧,起来吧。怎么回事,你们这是上哪儿呀?
  春: 去皇后那儿,您不知道吗?皇后把太监们都遣散了,说是他们的阳气太重,毁胎气,我们这不就调换过来啦!
  李治:胡闹,太监还有什么阳气?你怎么样,上次我让伏胜送去的药都喝了?
  春: 多谢圣上惦念,喝了。
  李治:你……几个月了?
  春: 九个月了……皇上,您看我这身子快生了,您能不能行行好,跟皇后说说……
  李治:(打断她)行了,知道了,你先去吧,头两天注意点儿!

  8.佛堂 白天 内景

  五百个尼姑坐在武则天身后,为她们母子祈求平安。
  武则天:(跪在佛前低语着祈祷)孩子,不要再折磨母亲了,我知道你已经来了,快快出现在我身边吧,让妈妈好好看看你。我对不起你,但我当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她们随时都会害我们,我只有这样才能打败她们。你帮了母亲,妈妈谢谢你,你快点出来吧,不要记恨我,也不要害怕。现在一切情况都好了,我会加倍补偿你曾经付出的代价。会永远对你好,让你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妈妈已经等你很多年了,妈妈知道你会回来的,别再让我等下去了。

  9.武则天寝宫 夜晚 内景

  武则天半倚在床上,牢牢地盯着正在忙着温汤的春的背影。春似乎已经感觉到身后如炬的目光,动作愈加慌张起来。屋内只剩下食具相互碰撞的音响。
  武则天:你过来!春
  武则天冰冷的声音令春大吃一惊,汤碗随即掉在地上,春慌忙蹲下收拾,嘴中念叨着:皇后恕罪,皇后恕罪!
  武则天:没事儿,过来吧,让她们收拾…扶我坐起来。
  武则天(盯着春下垂的眼帘)我就那么吓人吗?坐下,咱俩聊聊天儿…你是哪儿人啊?
  春:  扬州人。
  武则天:扬州,好地方!山灵水秀,怪不得生得这么漂亮!…几个月了?
  春:  什么?奴婢听不懂!
  武则天:(笑)别装了,这还有藏得住的,我倒劝你松松这个,别把孩子勒死…,几个月了?
  春:  九,九个月了。
  武则天:(自我解嘲)嗅,不小了,但没我的大,我的都十二个月了,就是生不下来,小孽障!
  武则天:(将手伸进春的怀里,换了摸)不错吗,奶水挺好的!
  春面目绯红,满脸恐惧。
  武则天:皇上宠幸了你几次?
  春:  (一惊,随即跪下)皇后恕罪,皇上就宠过我一次,真的再也没有了。请皇后开恩,这次就饶了我吧!
  春惊恐地流出了眼泪。
  武则天:起来,起来,谁也没怪罪你啊,怕什么,起来呀。
  春:  奴婢不敢!
  武则天:哟!还要我扶你起来呀?!起来!
  春:  (站起身)谢皇后。
  武则天(自言自语)这男人啊,真是,有了三宫六院还是不够,就像同自己的身子存心过不去似的,最后弄下几十个孩子,连自己都认不全,有什么意思。皇后,皇后能怎么样呢?他是个男人,又是皇上,万人之上,自然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喜欢谁就是谁,我能有什么办法呢?…(看着春)你下去吧,注意点儿身子,把那东西松了吧!
  春:谢皇后。
  随即,怯生生地退下。
  武则天挣扎着站起身,想在屋内走走,突然一阵剧烈的腹痛,令她不得不坐下。阵痛愈演愈烈,她忍不住大叫起来。
  武则天:御医,快,御医,这回可能真要生了!
  很快,武则天床前站满了呈扇形排开的御医。李治站在人群之外焦急地向内张望。武则天痛苦的喊声不时地从里面传出,终于一切又归于平静,御医们垂头丧气地站在那里。
  李治:怎么了,说话呀,生了没有……
  御医转过身来,无奈地摇摇头。
  李治(暴怒)你们这帮饭桶,怎么连个孩子都接不下来!这已经快十二个月了,什么太医!弘他们不是好好的就生下来了吗?我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下次再生不下来,统统斩了,一个不留!
  武则天(平静而虚弱)杀了他们,孩子真就永远生不下来啦!……你们都先下去吧!……皇上,你和他们生什么气,也怪不得他们……过来,坐到这儿来……(哭)我觉得这孩子生不下来啦!肯定是老天爷和我作对,或者像他们说的,我也许真的怀上了妖孽……
  李治:别瞎说,会生下来的,我昨天还做了个梦,梦见女儿对我说:我是仙女下凡,告诉妈妈要有耐心!
  武则天(苦笑)皇上,我对不起你!这些日子也够让你烦的了!裴将军他们有消息了吗?
  李治:有,有,裴将军势如破竹,已经向沙漠挺进了。多亏媚娘那天的一番话。现在大唐军心稳定,失地百姓归心似箭。皇后的母仪四海皆知,真要感谢媚娘一番苦心呢。
  武则天:只要大唐的江山稳定就好,我一个并州女子,哪有如此的威力,我指望皇上能成为一代名君,也就不枉与您夫妻一场。什么苦心,我不过是做了分内的事而已!
  李治:媚娘,立你为后是我一生的幸运。眼下你只管安心养好身体,再别为朝内的事费力伤神了…唉,对了,有个叫春的宫女……
  武则天:怎么,皇上要讨她过去伺候两天?
  李治: 没,没有,哪儿的话,我是那天在走廊上碰见她,看她…,
  武则天:看她眉清目秀,皇上想封她做才人?
  李治: 哪的话,她是一个宫女,我是……怕她挺着个大肚子,看着怪烦人的,又笨手笨脚给你添堵。
  武则天:我本来也正想同皇上商量商量怎么处理她,是把她交给王伏胜呢?还是干脆逐出宫。不过刚才,我摸了摸,她的奶水不错,人也算老实。我想请皇上就别罚她了,干脆把她赐给我,给咱女儿做奶娘吧。
  李治: 这,这也行。她也算因祸得福了!准了,就让她当奶娘吧!
  武则天:谢皇上!

  10.春的小屋 白天 内景

  层内破旧、阴暗,春面色憔悴、苍白。阵阵腹痛令她在床上发出轻声的呻吟,她抚着腹中的胎儿,表情复杂。她最后挣扎着爬起来,走到屋角处一座漆皮脱落的小佛龛前祈祷。
  春:求上苍保佑我们母子平安,求菩萨让皇后大开善心放过我们…。我自小就不知道父母是谁,佛呀!你不要再让这样的命运落在我孩子的身上。这次您就放过我吧,我会终生虔诚的信奉您。
  她伏下身,一丝阳光穿过小窗照在她佝偻的身体上,缕缕清烟在春头上空盘旋着散去…

  11.大明宫勤政殿 白天 内景

  大殿内静得出奇,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焦急地望着殿外连绵的雨雾。龙位上的李治神色凝重,他机械地旋转着手中的铜钱,随着转动频率的加快,他内心的不安逐渐堆积到脸上。
  武则天端正地坐在珠帘后,不停地在衣摆上拭去沾满掌心的汗渍。
  铜钱与桌面摩擦的声音,和着单调的雨声,在大殿内回响。
  铜钱滚下来,沿着台阶向下滚动。
  李治: 怎么还不来,报个信儿都这么慢,还打个什么胜仗!
  李治终于忍耐不住内心的焦虑,有些失态地脱口而出。
  武则天:(悄声)皇上,皇上,别慌!您一慌,别人就更坐不住了,再耐心等等。
  一个士卒高声呐喊着跑入,浑身被汗水和雨水浸透。士卒报!定襄道……行军……大总管裴……行俭…,大将军,自发兵…之后,一路渴……渴饮刀刀……头血,睡卧……马鞍桥……出征将将……士,克服连夜……行军……劳顿,三天后,即达定州,然……然而突遇风……雪,军中仅冻死就达……数千人,然而……我将士……牢记……圣上旨意……为江山百战……为皇……后而战……为大唐的……公主而战……他上气不接下气地说着战况。
  李治: 哎呀,别啰嗦了,我们是打赢了,还是败了?
  士卒: 我们打。赢了!
  武则天:好!
  李治: 好,好一个裴大将军!皇后,你听见了……皇后,皇后!
  武则天:快,快,我破水了!
  说完晕过去。李治随即冲入帘内,抱住晕倒的媚娘。
  李治: 来人,来人呀,快来人呀!快去叫御医!
  众大臣慌了,都以为在叫自己,一拥而上,一时间,龙台上面围满了人,焦急地望着帘内若隐若现的景象,帘内传来一阵阵武则天令人心悸的喊声。
  御医一行疾步而入,然而却在半路上听到了嘹亮的哭声,所有人都静下来。
  武则天:(虚弱地)剑,剑!
  李治:剑,剑,拿剑来!
  李治焦急地冲帘外伸出手。
  一将军从侍卫腰间抽出剑,慌乱地递上剑。
  御医斩断脐带。
  李治:(双手托起孩子,兴奋地转过身)孩子生下来啦……(突然发现所有人都围在他的身后,感觉有点不太体面)你们怎么都上来了?
  众臣皆惊,面面相觑,慌忙退下去,跪下。
  李治:哈哈,我赦你们无罪,我赦天下无罪!从今儿开始,举国同庆,这孩子为大唐带来了太平。赐号:太平公主。狂欢吧!
  面目疲惫的武则天,将湿淋淋的面颊贴在太平的小脸上,泪水夺眶而出。

  旁白:唐显庆四年,我生于大明的正殿上。我的出生终止了长安城持续数月的淫雨,母亲常说:我有一张同太阳一般明媚的面孔…

  一抹新鲜的阳光在母女脸上写上一层厚厚的金黄色。

  12.春的小屋 白天 内景

  春抱着刚出世的孩子,疲惫的面孔上浮现着一丝欣喜,她用脸轻轻贴着孩子面颊,喃喃低语。
  春:你终于出来了,你这个小冤孽,可把妈妈折腾苦了……
  这时,一阵杂沓的脚步声传来,春似乎预感到什么,慌忙把孩子藏在自己身后。
  两个太监进入,一人手捧托盘,一人手捧上谕。
  太监甲:打开上谕,宣读:奉圣谕,封春为五品伺奶女官,赏御酒,即刻打点入官。
  太监乙倒酒,递与春。春跪拜接酒,满含热泪喝下,太监甲将婴儿抱起,春挣扎着爬起来,欲喊,然而却悲哀地发现自己已经无法出声,她捂住嘴,蜷缩在地上,片刻,又抬头仰望佛像,泪水终于夺眶而出。

  评论这张
 
阅读(13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