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而安

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

 
 
 
 
 

日志

 
 
关于我

爱夏天、爱水果、爱清新空气和水。喜欢太阳的温暖、爱微甜的甜食、爱清爽的音乐、简单和善耐心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花自飘零水自流  

2012-12-25 15:53:20|  分类: 读书笔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名:她们谋生亦谋爱
豆瓣评分:6.9分(126人评价)
博主评价:
未评价很差较差还行推荐力荐
来自豆瓣读书资源

其实这本书不能算写得多好,但最为附带女性文艺气质的文字,还是可以作为一个不错的注脚,标记在秦淮八艳的故事边上。

实话实说,相比内容,作者摘录推荐的古代小文反而是更吸引我的。但也因有着这注脚,让我在理解著作和对当事人的看法反思上更多了一重感悟。

看秦淮八艳的故事,越看越觉得无奈唏嘘。女性的智慧,终究都用到了男人的身上——只为解决自身飘零无依的局面。就凭这一点,穿越什么的就该滚开,在现世做一个独立自主掌握自己命运的女性远比在古代做一个才色兼备的女子要来得幸运。

拼将一生休,尽君一日欢。

马湘兰算是把这话真真正正地实践了。

读《马湘兰致王稚登书札》的时候,我觉得古人的思维真的很难理解。为喜欢的男人的妻子做礼相赠,这是究竟是什么心态啊。

回头想想,才渐渐体会出女子的爱情和地位竟是这样。爱和身份都同样的卑微,最终都是自己的一场焰火。绚烂后,归于沉默。唯有青烟慢些散去,飘渺地证明,曾发生过——我爱你,但与你无关。


秋水春山憺暮愁,船窗笑语近红楼。 多情落日依兰棹,无藉轻云傍彩舟。 

月幌歌阑寻麈尾,风床书乱觅搔头。 五湖烟水长如此,愿逐鸥夷泛急流。——柳如是

因缘电影大致还是知道她与钱谦益的故事。与继后的几个同命女子相比较,柳的确如作者标题所言:谋生又谋爱。钱并非十全十美,甚至可以说在明亡清始的岁月也有遭人耻笑的不堪和怯懦,但他对柳,还是不错的。就凭着他以嫡妻的礼节娶柳,就凭着他不在乎彩船迎婚时旁人因嫉妒或嫌恶而扔满船的砖头。

国破君亡,士大夫尚不能全节,乃以不能守身责一女子乎?——钱谦益

因他自己没有做到,而能对女子同情宽容相待,单凭此,他便算是个真丈夫,而非伪君子。真丈夫可以你挡刀的汉子,也可以是为你披衣暖手的郎君。钱谦益,是后者。


刚读完董小宛的故事时,我很不明白她为什么选择冒辟疆这么个人。直到了解了明末清初的动乱,男人尚难自全,九流里的青楼女子就更是人人可以践踏。这些急于寻找庇护的女子,才色双全心高气傲却始终难掩出身卑贱,便只能矮子里拔长子,挑个看似有才有势的人托付,却常常难逃十娘的命运。想来和如今剩女争夺经济适用男差不多,找不着更好的,总得有个看得过去的先备着,搞不好备胎就成了终身归宿了。Mr.right 难找,能有个Mr.OK 也是千载难逢的。

冒是个典型的古代才子,多情时如水,无情时似冰。郎心似铁,就是说他这样的人的。《影梅庵忆语》说是写董小宛,但在和几个秦淮佳人的过往中他却都快把自己夸到天上去了。绝世美人对他青眼有加,恰衬得他自己非凡出众,实在恶心得紧。大胆倒追的董小宛,孤帆钱塘追冒没有得到怜惜,用一个骰子决定终身,面对冒的逃避,董小宛失声痛哭的时候,其实不是哭冒的狠心,而是哭自己的身世可怜吧。

这里又要提到钱谦益,为董小宛赎身,解决债务问题的是他,送小婉去冒身边的是他。对照之,我心中要深骂一句:冒真不是个东西。

董小宛最终如愿嫁给了冒,为妾为婢,更是由心身内外从良为妇。也许这是她希望的生活,却让我们这些现代的看客,心中难过不已,这样的女子,配得起世上优秀男人的疼爱,却得了个这么庸俗的结果。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世间好女子任君挑选,世间好男子,却从来不是任卿托付的啊。


翻过一章,卞玉京翩然而来,她比小婉倨傲,可悲的是:吴梅村连冒都不如,仕途情路,终究都成了里外不是人的结果,或许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而凄然离去的卞赛姑娘,也如她画的兰,幽谷自开自败,再与吴无关了。

女人看破红尘后,或自甘堕落,或遁入空门。痴情枉负,卞玉京做不到马湘兰的思之萦之,也做不到小婉的为爱向前冲,说白了,还是眼光不好,选错人罢了。

然而,越往下看,越觉得这根本不是眼光的问题,而是身为女子本就不可自主的随波逐流。清平盛世都生活艰难,又何况是亡国乱世呢?


陈圆圆如此有名,因是吴三桂。但“冲冠一怒为红颜”,总觉得是一个借口。

不管是谁,遇上女人被抢,老爹被杀全家灭门的惨况,也都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而男人对女人的好,也是容易而简单,给她身心的庇护即可。圆圆后来不见了,和《桃花扇》的李香君一样下落不明。


侯方域和李香君只是一段邂逅,实际什么也没有留下。如作者所言,故事热烈,而现实是淡然的残酷。这世道,男人尚身不由己,女人又能如何?他们留下的芳名,也只因男人在历史上留下的足迹而捎带上,再加之世人的猎奇和添油加醋。圆圆在冒辟疆胸口留了朱砂痣,而李香君,或只是侯方域肩头飘零的一朵桃花罢了。

那些个怜惜她们而为她们写下一笔的男人们(冒和侯.etc)看似纪念,通篇下来,最终回到拐着弯夸自己的路上来。用这些个才色女子做垫脚石,承托自己的德才盖世,万人敬仰。作者云:前面的赞美都是铺垫,目的是隆重的推出自己。

女人的贞烈,只为成全他们的虚荣和被崇拜。不过也罢,到最后反而证明了他们的阴暗和卑劣。


寇白门的婚礼很是风采,不亚于今日。妓女从良嫁人只能在晚上,朱国弼为寇湄点燃五千只灯火,照亮迎娶她的道路。就算是今天,也算是浪漫一件。要是发条微博,怕也引来艳羡无数。

然而——十三四岁公主梦,二十之后晓人事。现在看到男人求婚女人秀恩爱,常常会忍不住冷笑。男人给你买东西动的是钱,说好话动的是嘴,爱抚你动的是手,永远别被他感动,因为你一动可就动的是心!伤心的千疮百孔,什么都补不回来!

“人生盖棺论定,一日未死,即一日忧责未已。”

所以与其羡慕郎才女貌佳偶天成,不如我们等等时间,相看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悠闲。

寇的经历真是一出放在任何时代都不突兀过时的故事,大鸣大放的嫁娶后不出几年,朱为了钱试图卖掉她,她用自己的艳名劝朱放她回秦淮募钱。银货两讫的时候,自然也葬送了佳人美眷的传说。重回秦淮的寇变成了女侠。是啊,古代交通不便,山高路远,寇一介女子,千里走单骑就回了秦淮。放到今天,要是不靠飞机火车,也的确是奇女子哉。

然而——人生似乎就是由一连串的“然而”组成,生怕不显露他的跌宕起伏——寇终究变不回十八岁的明艳,她生病时抓到婢女与自己所欢的韩生调笑,竟是恼怒得鞭打婢女,骂情郎负心禽兽。看到这里我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刘晓庆饰演的武则天,看到自己的男宠和婉儿眉目传情时怒扔出去的香盒砸破了婉儿的额头。与其说是吃醋,莫如说是气急败坏。这恼怒是直面青春不再的恐惧,是鞭挞自己的愚蠢、相信爱情,相信“色衰而爱弛”这样的定律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认真你就输了啊。古来有云婊子无情,不无情如何能在无情的恩客间流转,不无情就意味着受伤。


相比以上各位,顾眉应该算是幸运的,她的眼光也不可挑剔,龚鼎孳才华横溢,对她也是万般宠爱。龚抛弃了假善假义,明灭后不殉国的理由就是小妾不肯。相比钱谦益的“嫌水冷”,这位仁兄倒是毫不在乎。怪不得人家抨击他放浪形骸。

国家大义上为人虽不齿,然所谓大事糊涂,小事认真。中国人常一边歌颂慷慨就义,一边崇尚蝼蚁尚且偷生,这是个人选择问题。谁人可以指摘呢?一个女人要求男人的并不多,能珍爱如初,就是满分。

顾眉相比其他名妓名声不大,想来如作者所说的:平淡的人生适合向往却不宜观看。因为没有惊涛骇浪,反而无趣得紧。但故事始终是故事。人世向来都是身不由己的残酷。而香艳的故事,只徒留下一笔色彩,润画了儿女情长,以不至于历史的洪河,太过粗暴汹涌罢了。


秦淮八艳的结局

马湘兰,钟情王稚登,于王七十寿辰之际,携歌姬载船到王府歌舞祝贺,回程后因病不起,溘然而逝。

柳如是,嫁钱谦益,伉俪相扶,明灭时柳曾劝钱殉国,钱未从,柳欲投水自尽亦被钱拉住。钱死后,宗人欲谋夺家产,柳使钱之子孙爱告官解围,自缢于房中。

董小宛,嫁冒辟疆,九年战乱相随,后因照顾“负一女子无憾”的冒染疾不治身故。

卞玉京,宴席中识吴梅村,示爱遭“拒绝”后,与吴梅村离散,两次嫁人,归于一老者,平静故去。吴作文哀悼之。

陈圆圆,如皋公子冒辟疆访之,曾相托终身。后嫁吴三桂,结局却至今成谜。

李香君,与侯方域一段姻缘际会,时乱分离不复相见,后侯方域降顺清朝,李不知所踪。

寇白门:早年嫁朱国弼,朱降清后为财欲卖寇,寇劝其放归秦淮筹钱,银两筹到后朱欲重修旧好遭寇拒绝。寇后留于秦淮,纵情笙歌;中有嫁某孝廉,终究回到秦淮,病故于斯。

顾眉:称横波夫人,嫁龚鼎孳后改名为徐善持。四十岁生女后染天花而亡。龚始终对她宠爱有加,并帮她挣来了一品诰命的头衔。


  评论这张
 
阅读(332)|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