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而安

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

 
 
 
 
 

日志

 
 
关于我

爱夏天、爱水果、爱清新空气和水。喜欢太阳的温暖、爱微甜的甜食、爱清爽的音乐、简单和善耐心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有些朋友  

2012-09-03 12:27: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的生命中是否都会有这么一种朋友。

看起来很投缘,也有话聊。但又算不得推心置腹,甚至对他/她还有些防备之心。因为总是很难分辨这人话语的真假。

他/她似乎愿意和你交心,很私人很感情话题也会问你的意见,但另一方面,对你却似乎漠不关心,唯有非常快乐或者非常难过的时候想到你,你是他/她的情感垃圾桶,知心姐姐,闺中密友。但他/她从来不是你的好朋友,至多也就是个比较亲近的同学或朋友罢了。

说了这么多,LISA之于我的感觉,就是这么一种朋友。

她快乐的时候会炫耀,伤感的时候会求安慰。她把我当成闺蜜,我却对她总是持保留意见。

我们相识于大学入学式的操场。

她排在外语系英语班1号,而我是外语系日语班1号。站在队列的前面,那时的我们简单纯粹,就那么聊了几句,便成了朋友。

大学在校的三年光景里,其实我们接触并不多,一来我本是独来独往惯的人,二来换过两次寝室,和原系里的同学住得远,只有一次和她在大学城里闲逛,我看着她挂满琳琅饰物的手机,还有从容和店员压价胡侃的样子,我基本确定,我和她不是一类人。

毕业后,因为工作难找,我们做过一段时间的同病相怜,后来她先于我找到工作,兴高采烈地给我电话,我觉得作为朋友,她不应该如此大喇喇。或许有些人会说,人家是不把你当外人才这么对你。而我认为:总觉得她不太厚道——朋友,应该和夫妻一样,能够互相体谅,她能找到工作,我固然为之高兴,但她不顾及我的心情,没有丝毫安慰我的话,却有些叫我伤心。

后来我也找到了工作,算不得好,也流了泪忍了委屈工作下来,那一年我成长得很快,而她,却连换了三次工作,始终觉得不满意。

期间,她换工作或有想法便打电话或MSN我,我还很有耐心地劝她,她也自信满满,我了解她的能力,知道她不会找不到工作。无非是对环境对工作内容的挑剔。

后来我又换了工作,她也进入了各方面觉得还行的公司工作,这段时间,我们在MSN聊聊八卦,聊聊生活购物,也偶尔出来吃饭逛街,倒还算不错。

期间发生了几件小事,或许是我小心眼耿耿于怀,但真的多少令我对她心存芥蒂。

LISA算是很努力的人,她父亲走得早,母亲独立抚养她长大,所以她也是很看重金钱的人,追求高收入自然要好工作,要好工作就要有高学历做敲门砖。为此,她参加专升本的考试,然后又拿到硕士学位,而我则觉得社会大学就够我学习的了,我不愿意在毕业之后,仍然给已经极度商品化产业化的教育体制送钱。这本来没什么,人生看法选择不同——她拿到学位那会儿,再一次来告诉我,我也恭喜她。她自豪地说,以后她就不是大专生了,是上外的硕士了。我有些疑惑,那不是单纯可以换工作了的一种轻松,而是类似于贫穷的人忽然有钱似的自豪(或许我有些添油加醋),还有,那种炫耀的,居高临下的口气。

另有一次她让我帮她买化妆品,直接写了她的收件地址,对于购物款,她却再没提起,虽然不过是几十块钱的事情,但我确实有些不舒服。因为刚工作那会儿,我才2k多的收入,而LISA(若如她所说)已经有3k的收入,而且她周末还在培训中心教少儿英语,挣得课时费和工资差不多。

有段时间我工作忙一直出差,没有上MSN,她短信问我去哪儿干嘛呢,我如实回答,而她雷人得来了句:“哦,我还以为你公司倒闭了呢。”我实在不认为这是善良的担心。她让我觉得讨厌了。

再后来,她又换了工作,据说工资有7、8k了,一直金钱至上的她,忽然桃花心动,想要恋爱。而她那有了感觉,就差互相表白稳步开始的恋情(据她所说)因为流言,而葬送在她自己愚蠢的处理方式上了。

我不知道LISA算不算是有心机或者有城府的女人,我看不透她。如果她说的都是真的,那在感情上,她真的算不上是机敏的女人,甚至可以说干了很多女人不会干的蠢事。她可以在我工作很忙或者周末刚刚睡醒的时候直接给我电话,一打就半个多小时,也可以在我再三劝慰之后,依然摆出副受伤的样子,继续轰炸我这个情感垃圾箱。说她情商低,或许可以吧。但我却很怀疑她的故意,好像小孩知道大人不会拒绝,故而予取予求。

后来我累了烦了,终于爆发了,让她好好冷静冷静,对无疾而终的莫名感情这么纠缠下去,什么用也没有。

她说了句很伤人的话:你是不是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

……

我看着MSN上的这句话很久没有回复她。

喜欢过,正因为喜欢过,才不会像你这样。

我没有说出这话,我们不是一路人,我知道即使说了这话,她也不会明白。

我是外表冷漠内心柔软的人,我不是那种得不到还死抓着不放的人,我对感情谨慎,绝不执念。

我喜欢的人若喜欢我,那是最好的,若不喜欢我,那也就罢了,遇见是一场缘分,随缘即是。

我也不是不考虑对方感受,随便找人发泄的人,快乐可与多人分享;烦恼,说过一次,得了安慰,就够了,不然便是索取无度,透支同情和自己的尊严,惹人嫌弃。

记得好像后来她又一次又打电话给我,正在我下班挤地铁的高峰:满世界的我难受死了,你应该安慰我,然后给我满嘴跑英语形容词抱怨她的感受。我冷冷地说:“你别给我开英文,我英文不好,你爱听我说的就听,不愿意就别抱怨,也别说了!”我真的烦了。

她说:“好吧,那不说了。”那口气似乎也是生气了。但挂掉电话的那一刻,说实话,我觉得好轻松,甚至希望她永远都不要再打电话找我了。

后来LISA又在MSN上找我,吹嘘换了更好的工作,而我只是冷淡的回应了一下。就算你成了千万富翁,又与我何干?

再后来,LISA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忽然之间,用一个陌生的号码给我发短信,说好久不联络,想我了。

我猜到是她,懒得理。她后来又来了电话,我不知道这算厚脸皮还是能屈能伸,她虽然没有正面道歉,但多少是觉得自己当时说话重了,不太理智。也旁敲侧击暗示我当时也有点冲动(我光火还不是被你逼的烦的)我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越来越大,和她聊天,几乎不能再有什么共同的话题。

她的口气变得越来越女人,是那种让人觉得很虚伪的大公司职场女的发嗲腔调,“我好想你啊”之类。

我却似乎变得越来越像个男人:“我是女的,你他妈这么和我讲话,很恶心的好伐。”

她矫揉地笑声让我很不舒服,我最早认识的那个LISA,已经不见了。她若抓住这缘分不放,剩下的,大概只有逢场作戏了吧。

究竟改变我们的是时光,还是这个叫做大酱缸的社会呢?

大学毕业几年,看多了物是人非,我忽然明白了高晓松在《如丧》里写给二十年前自己的那番话语。大意是:未来不怎么好,我怕全告诉你,你直接就从顶楼跳下去了。

虽然现在还不至于跳下去,不过回头看看,还是有些伤感的。

我不后悔自己一路走来,但若要我重来一回,我也确实没有那份勇气了。

失去的终将失去,还是把握好现在和未来的快乐,以及未知的希望吧。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