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而安

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

 
 
 
 
 

日志

 
 
关于我

爱夏天、爱水果、爱清新空气和水。喜欢太阳的温暖、爱微甜的甜食、爱清爽的音乐、简单和善耐心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一起玩耍,各自长大:致我亲爱的闺蜜  

2013-02-04 12:25:5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认识LIN的时候,我们都是刚上小学的娃,不在一个班,却因为上舞蹈兴趣课,就有了几次交集,孩子是很单纯的啊,三两句就能做朋友。以前又都是就近入学,抬头不见低头见,搞不好起来出门就会遇上同学爹妈早上刷牙倒马桶,吃饭的时候偶尔还可以揩油人家两个葱油藕饼夹肉。放学了一起下课,走一路玩一路回家,现在甚至都想不起来当初聊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做学生的,没个小团体一起玩,没人陪你上个厕所,人生就好无聊好凄凉啊。

那时LIN只是在我灰暗的小学生活中偶尔出现的人,一直觉得她脾气很好,心底善良。而我真正在自己班里结交的那些“姐妹”,基本不是草草收场,就是毕业后再不往来,因由嘛,无非是:自私啦,互相利用啦,给老师打小报告啦。现在的家长对小孩的世界大惊小怪,觉得他们早熟心机深,其实小学时代就已经充满阶级斗争和勾心斗角了。只是那时的我们只当作游戏,小孩子也没什么记仇的,当然也有社会性学习的感觉,所以习以为常,也不觉得是什么大事。

再后来上了初中,终于和LIN分到一个班上,外带她那个住在只相差不到100米的隔壁石库门里的好友PING。

要说要好,她俩认识在前,我是后来加入。说看人,我似乎从小就有独特的眼光,我这人交友单凭是否合得来,但不得不承认,当初插足她俩二人组还是动心思考虑过的。

首先我们都住得很近,步行不超过1分钟,所以总是一起下课回家。后来虽然我家搬离了该地区,但奶奶家依然在,偶尔还是会过来。中午吃好饭,我们一起在学校周边逛街,借漫画书,听卡带,在操场上疯跑。

其次,LIN比我大几个月,她是我十几岁生命中见过的除却我家人之外见过的最善良的人(其实至今都是),她会在学校活动中借她的鞋子给我穿,我没有带午餐费,她会借给我先交,当年50块不是一个小数目(当然我也在第二天就还上了)。LIN是一个姐姐式的人物,而且没有严厉,只有温和。然后是PING,她给我的印象是聪明,活泼,像男孩子一样活力充沛,感情也很细腻。

找这样的人做朋友,我没有压力,也觉得好相处。所以,三人组就此成立啦。

一起玩耍,各自长大:致我亲爱的闺蜜 - Sophie -                 随心而安
 

一个人最波涛汹涌的年纪,应该就是从13岁到15岁的那几年吧。想象力最丰富,情感却最单纯,我第一次对男孩有了称之为喜欢的感觉。很美好——也第一次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痛苦和无可奈何。青少年是在痛并快乐着的跌宕起伏中长大的。那时候,我最爱的是夏季的蓝天白云——还有秋天的血色残阳;我最爱消磨的时光是午后阳光灿烂的体育课,还有陪我一起打羽毛球的那些个男孩子。没有暧昧,单纯享受青春的干净,活力,和无知。

其实做朋友是要缘分的,有的时候听你的,有的时候听我的,但我们从来没有为了满足某一个人而产生互相强迫的不快。虽然我和PING吵过一次架(现在却完全想不起为什么争吵又是怎么和好的),不久前看过几集韩剧《回到1997》,很有感触,那时候为了屁大点的事情执着不放,仿佛是赌上了自己的全部信念和希望,一点谎言都意味着生命的背叛。其实长大后回头去看,不过是一点愚蠢而莫名其妙的荷尔蒙冲动罢了。

四年的初中生活很快就过去了,期间我搬了家,经历了变态的邻居,父母的不和。而PING初三那年长期发烧,查不出原因,她很坚强地参加考试,我们又考入了同一所高中,LIN不爱读书,平静的去上了一所职专。
说起来我们也是四散分离了,PING虽和我同校,却既不同班也不在同一楼层。高中课业紧张而辛苦,我们偶尔遇到,也只能说两句话,就匆匆忙自己的功课去了。但我们仍然坚持在节假日约一天见面,逛书店,吃饭,互相说说各自的学业生活,只是单纯喜欢在一起时的感觉,丝毫不吃力,觉得很自在。

我痛恨高中那套黑色的校服,如同乌鸦一样没有生命力的颜色。它压榨光了本该美丽的16岁应该有的光华,我经历了第二次搬家,母亲生病,房屋购买装修等,其中流过的眼泪,我都不愿意去回想,因为思考人生为什么那么苦对我的现实生活完全没有帮助。

高二学农的时候,终于有空档和PING见了面,PING的外表开始走样,以前肉鼓鼓白胖胖的样子消失了,她变得骨瘦如柴。发烧炎症的原因虽然找到了,但她腿上长了个大脓疮,要每天导管引流(等于是开着个洞),那天学农夜里,我受不了同室的同学讲鬼故事,就去找PING,她坐在室外花坛的一个凳子上,我们只聊了几句,她说同室的女孩子很晚睡,害得她不能休息,说着就抱着我哭了。那是女孩子小小的啜泣,和小孩子的一样。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其实当时的我也只是敏感而无用的女孩子——只能抱着她亲拍她的后背,说:好了,好了,不要难过。回忆那段岁月,我才知道,那时的她和我,都一样的孤独,孤独的心不知所措地害怕和委屈。没留多久我就走了,劝她说:学农就一个星期,忍一忍就过去了,哭过了就好了,不要难过。她勉强的挤了笑容给我,就乖乖的会寝室去了。

我记得芦潮港学农基地的夜晚繁星满天,没有灯光的地方漆黑而混沌缄默。那是我第一次看见银河,而我感觉到那么冰冷的孤独,那一周我都很早起,看着东边刚起的太阳,还有西边未落的月亮,自来水冰冷而干净,我们有着各自的烦恼,谁也帮不上忙。我们当年都不知道如何处理这样的问题。

一起玩耍,各自长大:致我亲爱的闺蜜 - Sophie -                 随心而安
 

高考的时候正是非典,酷热的三天,我们在母校参加高考,我很佩服PING,她在隔离教室一个人参加考试,而且还考进了大学。我们上大学的那一年,LIN参加了工作。

然后,这之后的几年,我们仍然在一起。前两年一起吃饭,我们都已经是工作了几年的社会人,都有种经历了沧桑能平静面对的心态了。我才意外得知PING的父亲几年前已经离世,她因为生病吃了很多苦,LIN也因为找工作遇到过很多不快。我们在一起,很少谈论不开心的事情。时至今日,我仍然当她们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也不曾告诉我她们我所经历的那些事情。但,当此刻我们能平静地慢慢开始叙述那些不那么令人愉快的过去时,我终于发现,自己非常不情愿而又必须成熟面对:我们真的长大了。

原来你觉得自己有多苦多苦,其实大家彼此彼此。或许这也是我们能做朋友的原因,快乐拿出来分享,悲伤——就各自吞掉吧。不是怕别人笑,只是有些事情——只能自己去面对。

现在我们能谈论以前那些不高兴和不快乐,甚至能告诉对方自己面对的时候哭了多少回,当时自己是怎样的心态。我依然感到宽慰,我们之间没有轻视和争斗,就是这么坐在一起聊聊都已经感到轻松。

今年,我们相识20年了,人生走到了一个和任性完全告别的时代。PING的身体好转,终于开始长胖了,而LIN和我,要面对如何把体重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我们混得都不算好,同年里也只能算是普普通通平平常常,有口饭吃,不算太辛苦。我们也都没有结婚,甚至没有对象,其实要说没有变化,是不可能的,但我还是多少庆幸,我们没有变得面目皆非。

我们的交往很淡,淡到除了偶尔聚会吃饭,平时都不怎么联系,连网上聊天都很少。20岁的时候我们既没钱也没意识去拍一组照片合影,因为年轻,觉得不在乎,现在快30岁了,我们有一点小钱终于可以留下这组纪念。之后那波澜而来的10年之后,我们又会怎么样呢?要说我不害怕是假的,我只是很虚无的,想多少留下我们曾经的回忆。那些因缘,等我老了,在翻看这些鲜艳如新的照片,心情又是怎样?

一起玩耍,各自长大:致我亲爱的闺蜜 - Sophie -                 随心而安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