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随心而安

顺俗唯团转,居中莫动摇。

 
 
 
 
 

日志

 
 
关于我

爱夏天、爱水果、爱清新空气和水。喜欢太阳的温暖、爱微甜的甜食、爱清爽的音乐、简单和善耐心的人。

网易考拉推荐

遗忘亦是罪孽  

2013-03-20 10:57:2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母校被拆迁多少年了。我已经不记得。

网上搜索了良久,也只找到这几张遗存。

看外观应该是我毕业许久之后拍摄的了。


其实高中后也有去看过几次,当时它还没变,直觉仍是随时可以回去的娘家。

那时路过校园,再没有了少年们在操场上打篮球的热闹声,也不见了早中晚守候在校门外等待学生顾客的各色小贩。整个校区连着马路都变得安静苍凉,空空荡荡。再后来上了大学,送走最后一批婴儿潮时期的毕业生,学校被兼并,老师也都整合去了别的学校。

朝南的走廊,还记得冬天课间常把手放在铁栏杆上取暖,一个早上下来它总是被太阳晒得暖烘烘的。原本翠绿色的护栏被刷成了灰色,心情也跟着伤感,便不太愿意去触碰。但校舍尚在,总觉得大不了派其他的用场,百年的校舍,应该是不会动的。

岂知,当时的自己也是很傻很天真啊。

我竟不知这校舍,在哪一天便无声无息地消失不见了。


遗忘亦是罪孽 - Sophie -                 随心而安


也许——我缅怀的不是这已经消失不见的校园建筑,而只是我不可能重来的少年时代。

但,如果它依然存在,或许我会更欣慰些吧。

有些东西,日久弥新,而我却已无法再回忆,现实和记忆都崩塌了。


美好,是需要记得的。但光记得没有用。仍是需要保护的。

老城厢,已渐渐泯灭在新上海隆隆的拆迁声里。

没有人喜欢旧东西,人人都想离开自己生长的土地,去往更好的地方。

更有甚者——捣毁掉一切,抹灭自己曾经存留于此的证据。仿佛是种耻辱,仿佛是种摆脱。


依稀记得转角遮挡男女洗手间的两株夹竹桃,还有那棵枇杷树,成熟的枇杷饱满而甜美。

《秋天的童话》里,恩熙说想要做一棵树,这样就能永远守护一个地方,不会不得已去别的地方,可以永远不离开。

那几棵树默默见证了多少男女少年的成长,来来去去,却也如此不知所终了。


失去是常事,我们都会习惯的。因为人的一生就是在不断地失去。终究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永恒的陪在身边。

习惯了的,一旦不在,仍是怅然。渐渐明白百年千年的建筑或者绘画或者树木或者家族或者店铺或者其他任何浮沉于时间河流之中的事物为何如此珍贵而令人自豪。

因为在这奔涌的河流之中,任何轻如鸿毛的小事或重于泰山的大事,都足够改写一段命运和人生。

历史是没有人在乎的吧。不然同样的错误为什么还在重复上演呢?

以史为鉴,说说罢了。

遗忘亦是罪孽 - Sophie -                 随心而安


我只是有些惆怅,还有些许难过。

我想告诉你们,上海原来也像任何一个地方一样淳朴、宁静、美好。

住在上海的人们也像任何一个地方的人们一样和善、好客、善良。

那不是现在这个有东方明珠的上海,那是晚上有柴火馄饨吃的上海。

那也不是现在这个人情冷漠人人抱怨的上海,那时的上海——夏天可以夜不闭户乘凉,三五岁的孩子可以穿着拖鞋去马路口的粮食店拷老酒、打酱油、买报纸。弄堂门口当姆妈的喊一句:吃饭了!各家的小朋友就会呼啦啦从外面飞奔回来的上海。

那也不是现在地铁公交人挤人,男人都不体谅女人的上海——那时的上海,男人帮女人提个包,骑自行车接孩子,年轻人给老人让个座都很习以为常的上海。

你们或许无缘见过这样的上海,但我相信在你们的家乡都曾或者继续有着这样朴实而传统的美德。

我有些想念我儿时的上海,我不是想回去,只是终于明白——

套用《唐山大地震》里徐帆的话:没了才知道什么是没了。


如今的上海,和生长于此的上海人无关。

当然了,上海是移民城市,是梦想家冒险家的摇篮。

历来便是和本地人没有什么大关系的了。


我的母校:

命名于1952年,由仿德女子中学和正修男子初级中学合并而成。

仿德创办于1853年,正修创建于1878年,两校均为天主教会所办,校址均在董家渡路。人民政府于1952年12月宣布并校、接办,并以当时所在蓬莱区的区名正式命名为上海市蓬莱中学。1959年迁至现址。

原蓬莱中学位于国货路281号,为民国时期国货运动的仓库。2000年与普育中学合并,以后相继与林荫中学等学校合并。现2校区皆被拆除,成为黄浦区医疗中心的新址。现以“蓬莱中学”作为校名已不复存在。


红墙绿瓦门廊,是典型的教会学校式样。上海的教会学校历史:以下来源于网络资料)

上海1949年解放后,所有教会学校都被政府接管,改为公立学校,如:

1、裨文女中。美国女公会办于1850年,现为市九中学,位于黄浦区老南市区老西门方斜路 ,这是上海第一所教会学校;

2、徐汇公学。天主教耶稣会办于1850年,现为徐汇区徐汇中学;

3、中西女中。美国卫理公会办于1892年,现为市三女中学,位于黄浦区老南市区江苏路;

4、圣玛利亚女中。美国圣公会办于1881年,现为东华大学长宁路校区;

5、中法学堂。法租界公董局办于1886年,现为光明中学,位于黄浦区西藏南路金陵路口;

6、晏摩氏女中。美南浸信会办于1898年,现为北郊中学,位于虹口区曲阳路;

7、崇德女中。美南浸信会办于1906年,现为七一中学,今静安区陕西北路461号;

8、清心中学(男校)。美北长老会办于1860年,现为市南中学,位于黄浦区老南市区大南门;

9、清心女中。美北长老会办于1861年,现为市八中学,也在黄浦区老南市区大南门;

10、麦伦中学。英国伦敦会办于1898年,现为继光中学,位于虹口区兆丰路690号;

11、惠中中学。美国安息浸礼会于1888年创办,位于黄浦区老南市区肇周路420号,近徐家汇路,现名李惠利私立中学;

12、金科中学。美国耶稣会办于1933年,现为江宁中学,原址静安区胶州路734号,就是2010年11月15日发生震惊中外的胶州路大火教师公寓;

13、启明女中。天主教拯亡会办于1903年,现为市四中学,地址徐汇区天钥桥路100号;

14、仿德女中。法国天主教办于1853年,今董家渡第二小学,校址在黄浦区老南市区国货路281号。


以上是一些中学的情况。有一些已经拆迁不再,如我母校,有些幸得保存,尚能窥得旧貌。


上海的教会大学分别为、、院、、。

1874年筹建的格致书院,现在改为格致中学,在中西文化激烈冲突、国难当头之时,格致书院引进西方学制和教材内容,延聘西人授学,实开风气之先。1884年后,格致书院由公共租界工部局接管,抗战期间改名为格致中学。

1879年的圣约翰书院,它是中国资格最老的教会大学,1879年美籍犹太人施约瑟在梵王渡(今万航渡路)创办,1896年改组成为沪上唯一高等学府。1952年院系调整,圣约翰大学被拆散并入其他高校,文、理学院并入华东师范大学和复旦大学,圣约翰医学院与震旦大学医学院合并成立上海第二医学院(后改名为上海第二医科大学,2005年改为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至于圣约翰大学原校址则交给新成立的华东政法学院。

1881年的中西书院,著名的来华传教士、美国监理会的林乐知创办,初名林华书院。后林乐知向美国募捐,几年后购买了35亩土地,改名为中西书院。地址位于今建设路。20世纪初,中国的海关、邮政、铁路以及实业界人才,多出自该校。林乐知的办学方针比较开明,学生甚至可以自由发表爱国演讲。1911年该校正式并入苏州的东吴大学。

1906年的沪江大学,现在为上海理工大学。在历史上沪江大学的名气很大,也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如徐志摩、李公朴、李道豫等。初名上海浸会大学,是地道的教会学校,1915年改名为沪江大学并于1917年在美国弗吉尼亚注册立案。1929年正式成立文、理、商、教育四所学院。沪江化学系闻名全国,还率先创办了社会学系。1951年2月14日沪江大学由人民政府接管。1952年,在全国高校院系调整时教育、音乐两系并入华东师范大学中文、外文、社会、物理、化学、生物等并入复旦大学(谢希德原为沪江大学物理系助教,即由此进入复旦大学)政治系并入华东政法学院物理系电讯专业并入交通大学商学院并入上海财经学院。至此沪江大学走完了她的历史,改名为上海机械学院。1906年,沪江大学校庆一百周年,在筹办校庆期间,当时的党委书记薛明扬(现上海市教委主任)曾向上海市、国家教委申请恢复沪江大学校名,上海同意,但教委不同意,只得抱憾终身了。

1903年的震旦大学,震旦大学由天主教神甫马相伯在卢家湾创建。所定学科为语文、象数、格物、致知四门。1905年,马相伯与耶稣会士的办学思想发生冲突,马相伯转而创办复旦公学,震旦则由耶稣会全面接管,校址位于现第二医科大学。1951年2月1日开始,所有传教士退出学校。1952年10月,震旦大学医学院和圣约翰大学医学院、同德医学院合并组成上海第二医科大学(今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经济系、中文系、化学系和营养组并入复旦大学,法律系并入华东政法学院,电机系并入上海交通大学,土木系并入同济大学,化工系并入华东化工学院,托儿专修科并入南京师范学院,教育系并入华东师范大学。银行、会计、企业管理等夜专修科并入上海财经学院,从此震旦大学在历史上消失。

------------------------------------------------------------------------------------------------------------------------------------------------

后记:教会学校虽然是带有宗教和政治原因所建立的学校,但不得不说“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样的老话。这些经过中外教育工作者的前人辛苦建立的学校,如今命运哪般,大家有目共睹。我觉得语言都是无力的。

多少年过去了,我们还在宣传不要随地吐痰,不要乱穿马路这样的基本教养问题。这实在和飞速发展的经济相悖。

而这些百年校园的前世今生,亦不过是我们生活的时代缩影。

为什么我们总是要在破坏的基础上才能新生呢?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